沐鸣娱乐待遇_为欧塞瓦正名,以后可不能再说欧塞瓦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如果喜欢喝葡萄酒的人也许就有听说过欧塞瓦,因为用了各个地区使用的语言,而且葡萄酒的规章也不相同,所以葡萄品种就张冠李戴了。但如果深入了解过后,也许会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接下来,为欧塞瓦正名,以后可不能再说欧塞瓦。

  为欧塞瓦正名,以后可不能再说欧塞瓦

  《世界葡萄品种》

  由两位女性葡萄酒大师简西斯・罗宾逊、茱莉亚・哈丁以及葡萄遗传学家约瑟・沃拉莫合写的《世界葡萄品种》(wine grapes)一书,经过重新修订后,去年顺利拿下包括“泰晤士报2013年度图书”在内的多项殊荣。用简单的话来说,这是一本厚达1280页、重3.1公斤的工具书,内容涵盖不同种类的酿酒葡萄的起源与风味特征。不过,让一般读者深感压力的是,书中记录在册的葡萄品种总数达1368个,且这个数字还是减去因篇幅关系省略掉的同品种不同克隆之后得到的结果。

  一直以来,因各国葡萄酒产区所使用的语言、规章不尽相同,导致同一葡萄品种被张冠李戴、指鹿为马的例子层出不穷,而随着近几年dna指纹图谱技术在植物鉴定领域普及,情况已经有所改观。新版《世界葡萄品种》有趣也就有趣在,它披露的许多基因比对结果都使人大跌眼镜,会令你我惊讶于经年累月形成的认知谬误之深、之多。

  抱着信息重建的心态翻阅此书(以其卷帙浩繁的体量,充其量算是蜻蜓点水),发现蒙冤者还真是为数不少。眼下,我特别想谈谈欧塞瓦(auxerrois)这个阿尔萨斯的“隐形”白葡萄。

  阿尔萨斯是一个习惯以葡萄品种命名酒款的产区

  就这一点而言,它可以说是法国各美酒产区中凤毛麟角般的存在,1962年当地的原产地命名系统确立后,多数酒款被冠以诸如“灰比诺”、“晚收琼瑶浆” 、“特级园雷司令”之类名称出售。少数酒庄偏爱生产混酿型白葡萄酒,但不会在酒标上一一具名,例如,hugel酒庄很受欢迎的干白葡萄酒“gentil”使用琼瑶浆、白比诺、雷司令等5个葡萄品种进行混酿,jean-michel deiss酒庄的“berckem”动用了13个葡萄品种进行混酿。绝大多数情况下,一款阿尔萨斯葡萄酒不论红白,均使用单一葡萄品种酿造。

  欧塞瓦是阿尔萨斯种植面积第三大白葡萄品种,但市面上极少有以它的名字命名的酒款,原因又是为什么呢?

  说起来,如果喝到一款阿尔萨斯产的白比诺,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喝的就是欧塞瓦。josmeyer酒庄透彻清纯的“mise du printemps”白比诺葡萄酒,含有不低于80%的欧塞瓦;weinbach酒庄醇厚、鲜味突出的珍藏级白比诺,含有70%的欧塞瓦。原产地命名法对于上述两个品种的界定模糊不清(根据阿尔萨斯出产的葡萄酒要求,若某个葡萄酒品牌的瓶身标注了一种葡萄名称,则该酒必须是采用这种葡萄酿制,只有白比诺除外),而酿造者索性毫不避讳进行混酿,因为在他们看来,欧塞瓦和白比诺根本就是同义词。

  欧塞瓦和黑比诺对比

  按照《世界葡萄品种》给到的解释,欧塞瓦是黑比诺与几乎濒临灭绝的白古娃(gouais blanc)杂交后产生的品种,白比诺则为黑比诺的变异。就口感而言,两个品种的葡萄酒存在一定的差异,欧塞瓦带有白巧克力和矿物质的特征,尝起来令人联想到柑橘、香草和潮湿的沙滩,而白比诺个性简单、明快,有青苹果风味。对于酿造者而言,采用两者进行混酿,一方面是为了获得酒体匀称、风格优雅的酒款,另一方面则是出于现实、经济层面的考虑――白比诺种植面积远不及欧塞瓦,却更受消费者欢迎。

  阿尔萨斯的白比诺葡萄酒会不会从多年前开始就有(哪怕一丁点)明知故犯、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这个问题无法假设也无从推敲。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那些真正拥有实力和声望的酒庄眼里,欧塞瓦从来都不是影子般地存在,生物动力法先驱josmeyer酒庄的“h”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根据阿尔萨斯特级葡萄酒委员会的规定,可在瓶装标签上印制特级园(grand cru)字样的酒款必须来自区内51个认证特级葡萄园,并且只能使用雷司令、琼瑶浆、灰比诺、蜜斯嘉四个葡萄品种之一进行酿造。而这款欧塞瓦,来自极具声望特级葡萄园亨斯特(hengst),使用的是1959年种下的老藤酿造,在推出市场时不得不降级为普通葡萄酒。可即便如此,酒庄仍然心甘情愿。是基于对传统的尊重?还是基于平等对待所有葡萄品种的理念?

  以后,我们应该喂被冷落后还是表现这么优质的欧塞瓦加油,也应该倡议大家要为葡萄酒世界早期这种“种族歧视”,让我们大家都能平等喝酒,不要带有有色眼镜去区别对待欧塞瓦。

  • *姓名:

我已阅读并同意 < >

共有 0 条评论